首页  »  情色小说  »  少妇小说  »  奴隶新娘(14)

奴隶新娘(14)

作者:森下 字数:10081 前文链接:

(十四)

鬼畜地狱的调教、完全实境的残酷拍摄,漫长的第一天终於结束了,但听标 哥还有导演收景后的闲聊,以小卉为女主角的一系列A片,已经有十部剧本在等 她拍,都是请东瀛最着名的成人作家共同编剧,这些人全是专精变态调教小说的 大师级人物。

如果照这样的计划走下去,小卉少说要半年才能拍完所有的剧本,那时她会 变怎样?我连想都不忍想……

小卉屈起修长的双腿缩在墙角,头埋进双膝间,应是不想让人看见,也不愿 看那些蹂躏过她的人。

雪白的肩膀、胳臂、腰、大腿,都看得到绳索残忍紧缚过的红肿痕迹,纤瘦 的肩头微微在抽动,可能酒力过了,想到柏霖的死还有自己刚才不堪的样子,悲 伤、悔恨全涌上心头。

我咬牙,再次求标哥:「标哥,放过小卉吧,你真的不打算让她走了吗?她 丈夫都已经……你就不能高抬贵手放过她们母女吗?」

标哥看向我,从他的表情,好像道我的想法已经改变,不再是为了配合他的 毒计演戏给小卉看,而是真的在替她不舍和求情。

他冷笑几声,走过去小卉那边,粗暴地将她拉到我面前丢着。小卉没太大的 抵抗,只是紧夹双腿,双臂撑地没抬起头。

「你的情夫又在替你求情呢?是不是很感动?」标哥蹲下去,抬高她的脸。

她苍白清丽的脸蛋上全是泪痕,用一种动人心魄的淒美神情,恨恨地看着标 哥。

「你这恶魔杀了我丈夫,我绝不会让你再伤害我的主人。」她异常平静又坚 决,每一个字却都像刀划过我的心。

「主人?嘿!」标哥站起来,只见他朝后方走去,用力抓了抓头,然后又走 回来,像头被激怒的野兽。

「你想知道你心爱主人的真面目吗?」他面目狰狞的笑着。

小卉可能不懂他在说什么,仍然愤恨地瞪着他,但我头皮却一阵麻。

标哥打算揭穿我的面具了,为什么他会这么做?我想不出什么原因,惟一的 可能就是小卉不顾一切想保护我的样子,让他不爽和嫉妒!

小卉如果知道我跟标哥联合起来诱骗她,把她全家害得这么惨,一定会恨死 我,极可能再次彻底崩溃;但反过来想,如果不让她认清我是怎样的人,她就会 永远陷在这个地方,连小优希都陪葬下去,这样我更无法原谅自己。

想到这,我凭着一股冲动脱口而出!

「对不起,我跟这流氓联合起来骗你!」

小卉回头看我,一脸疑问。

「对不起,我很该死,我因为怕死,所以被这流氓要胁,故意设计与你意外 重逢,然后用苦肉计骗你来这里。那部被打的影片也是配合他们拍的,还有逼你 拍那么多不堪的影片、让你不得不被他们蹂躏,这一切都是我配合他们一起骗你 的。」

「主人……你在说什么?」小卉一脸茫然,只有肩膀在颤抖,清澈的泪水在 眼眶囤积。

「我根本没跛脚、也没有被公司Fire、更没有离婚,我这四年过得很安 逸!一直到这个流氓再度出现,他逼我诱骗你出来,我怕死所以答应了,更龌龊 的是,我也跟他们一样想要再次佔有你的身体,对不起……」我怀着要被小卉一 辈子唾弃到底的痛苦觉悟,全都说了出来。

「这不是真的……」她仍用力摇头,好像要把传到她耳里的丑陋字语甩出脑 海。

「是真的,我随便就能证明给你看,而且你想,我们刚好巧遇的隔天,你就 收到我被他们殴打的影片,天底下有那么巧的事吗?」我针针见血的说。

小卉纤细的十指用力抓在地上,美丽的湿眸从绝望、不解、愤怒、到强烈的 恨意。

「嘿嘿,全招了,也好,省得我浪费口水。」标哥一旁看好戏的样子说。

「对不起,你想要杀死我也没关系,我早就该死了。」

说完这些,我低下头无颜再面对她,身体感觉前所未有的空虚,不知道里面 还有没有住着灵魂。

小卉用仅存的力气站起来,慢慢走到我面前。

「看着我。」只有三个字,仍感觉她声音中强烈的颤抖。

我缓缓抬起头,但还没看清楚她的脸,一个热辣辣的耳光就落下来。

「如果我能杀死你就好了……但我办不到,我只想永远都不要再见到你!」

她打了我一巴掌,可能身心都透支,一屁股坐下去,掩着脸哭起来。

「可惜你还是要继续面对他,今晚你们可是室友呢!嘿嘿……」标哥突然插 话。

「随便你,反正我也逃不出你们的手掌心,但我再也不会任你们摆佈,因为 已经没人可以影响我了!」小卉愤恨哽咽地说。

「真的吗?那她呢?」标哥看向躺在一旁沙发上已经累到睡着的小优希。

「可恶!太卑鄙了……」小卉淒然转开脸。

「还是得听话吧,对吗?哈哈!」标哥得意大笑。

我忍不住又请求:「标哥,你放……」

才说几个字,标哥忽然一脚踹过来,我感觉天花板在翻滚,全身骨头和五脏 六腑乾坤挪移,静止下来能思考时,已经是连人带椅侧躺在地上。

「看,我帮你报仇,教训这无耻的男虫。」我听见标哥走过来的脚步声,然 后胫骨又一阵撕心扯肺的剧痛,痛到连自己都不知道有没有哀嚎。

「这下你不用在她面前装瘸,可以让你真瘸个把月了。」标哥残酷地笑着, 然后又一脚重踩在我脸上。

「这样吧,我们来赌一把,你如果再挨我二下还能说话,我就考虑一下你的 请求。」标哥说。

「你……」我一开口,嘴里全是血的鹹味,含糊地说:「说真的……不能骗 我……」

「当然!」

遗憾的是,我只听见这二字,不知从何而来的强烈冲击,眼前一黑就不醒人 事了。

************

「你好,我叫韩緻卉,叫我小卉就可以了,以后请多多只指教!」

鹅蛋脸、秀丽五官、水漾明眸、及肩乌亮秀发,穿着合身白衬衫和黑窄裙, 散发刚出社会的校园美女气质,怯生生站在面前。

……

「前辈,人家第一次上台简报,好紧张……如果等一下说不出话怎么办?」

「没关系,我坐第一排,紧张时看我就不紧张了,你一定能做得很好,今天 晚上我请你吃大餐,庆祝韩小卉第一次简报大成功!」

「真的喔,你一定要看着我,不能中途跑去上厕所。」

「那当然,就算屎拉在裤子上,我也舍不得不看你。」

「噗~~好好笑喔,我都不紧张了耶……」

……

「庆祝全国最美丽,不!应该是全世界最美丽、最有智慧的OL,第一次简 报就掳获众人的心,乾杯!」

「好害羞喔,前辈怎么那么大声啦,这里好多人……」

「哪有很多人?我只看到眼前的有一位大正妹。」

「又再乱说,我只能喝一点点……」

「怕被男朋友骂吗?」

「不是,我喝一点点就会晕。」

「那是怕被我……」

「厚,前辈别玩笑啦,你对我这种的才不会有兴趣呢!」

「我是要说怕被我送回家吗,你想到哪里?」

「啊,你……佔人家便宜!不能原谅,罚三杯!」

……

「哇,好美的花……真的送我的吗?」

「这什么傻话?当然真的啊,喜欢吗?」

「好喜欢,可是,为什么送我花?」

「觉得你很可爱,又答应跟我这已婚没行情男人出来吃饭,所以送你花。」

「哼,你一天到晚跟妹妹打情骂俏,哪里没行情?」

「哪有这种事,你幻想的吧?」

……

「前辈……」

「嗯,怎么了?」

「我……好像……爱上不该……爱的人了。」

……

「小卉,我们还是维持这样就好了,我怕伤害你。」

「我不怕,我要把第一次给最爱的男人……以后不管会怎样都没关系。」

「但是我没办法给你幸福,我是已婚的男人。」

「我没有要你为我做什么改变,我只要现在而已。」

「这样对你不公平。」

「身为女生,都已经这么不知羞耻,你如果还不肯要我,对我才不公平。」

「小卉……」

「前辈……」

……

「小卉……你好美、身体也好美……好幸福……我怎么能得到你……每次进 到你身体……都好像做梦那么不真实……如果是梦……我一辈子都不想醒……」

「……前辈……我也好幸福……好爱你……」

「可以叫我主人吗……我想当你的主人……佔有你一切……舍不得分给你男 朋友……」

「好自私……主人……我是你的小卉……」

「小卉……」

……

「主人……好羞耻……被绑成这样……」

「放开她!你们这些畜牲!」

「主人……我没关系……被怎样都没关系……只要你不讨厌我……」

「不!小卉,我不要你这样!」

「我不要你这样!」

「我不要你这样!」

「我不要你这样!」

不要!

************

「不要!」我猛然坐起来,但立刻弯下腰狂呕,肚子痛得好似内脏被掏空一 样。

呕不出什么东西来,只有一些带血的胃酸和唾液。

乾呕一阵子,我才感觉有一只柔软的手,正紧张的抚着我的背。

「你咳血了!怎么办?怎么办?」

再思念不过的声音,我抬头看,呕到喷泪的模糊视线里,小卉苍白惊慌的清 秀脸蛋慢慢聚焦。

这容颜,梦里虽然萦绕不去,但醒来看见是她,我当下反应却是不顾腿痛、 狂爬到墙角,这时也才发觉自己衣裤都被扒光,跟小卉一样全身赤裸。

「你怎么了?」小卉眼中仍噙着担心的泪水,怔怔望着落荒而逃的我。

「我对不起你,别再跟我这种人有任何瓜葛了……不!我根本不算是人……

呕……「我太激动,牵动了胃部神经,又是一阵快死的翻腾。

「主人……」小卉流着泪轻唤。

『主人!』她还这样叫我?

「我不是你主人,我是害你家破人亡的畜牲。」我摇头说。

「不,你是小卉的主人,是我错了,我不该那样对你的。你很痛吧?让我看 看。」

她慢慢爬向我。

「别再过来了……」在她面前,我感觉自己很卑鄙,虽然她是那么美,赤裸 的胴体如此诱人,我却不敢多看一眼。

「主人讨厌我了吗?是因为我那样对你?还是嫌弃我……被那些男人……糟 蹋过?」她爬到我面前看着我,美丽的脸庞只离我几公分距离。

一阵淡淡的乳液香味传来,应该是淋浴过、擦过乳液,身上绳子绑过的红肿 也已褪去,不知道标哥是让她自己洗澡,还是强迫跟她……

我摇头甩开还在吃醋的思绪:「当……当然不是这样!」

「那为什么怕我过来?」她柔软的手盖在我手背上,十指轻轻扣入。

「我骗了你……害你被人欺负……也害死柏霖……你说的没错……如果办得 到……你应该杀死我报仇……」

我头往后仰闭住呼吸,因为她靠我那么近,身体的香味和温度都感觉得到, 我愧疚的心根本无法抑制下半身无耻的反应,即使遍体麟伤,也阻挡不了小弟弟 的蠢蠢欲动。

「不是这样,后来我想通了……」小卉慢慢坐到我腿上。

「别这样……」我困窘的想缩起腿身体,但已经在墙角退无可退,而且和小 卉这么柔软动人的胴体赤裸贴触,谁能抗拒不得了,我脑袋开始要命的酥麻,肉 棒已经完全槓起来。

「啊……」小卉也注意到,脸上一阵红晕。

「对……对不起……我真不是人……这种时候还……」我羞愧的低下头。

「主人没有对不起小卉,是我对不起你,你都是被我拖累的……」小卉轻轻 靠在我身上,两团滚烫饱胀的乳房挤在我胸口。

「我……不懂?」我心脏狂跳,后脑发麻,说话更结巴得厉害,怀中这副美 好的肉体已经睽违四年,除了有魂萦梦牵的记忆触感,更增添一分当年所没有的 少妇甜熟。

「即使我不是因为主人才自愿到这里,也会被他们强行抓来不是吗?」小卉 轻轻说:「如果是这样,我还宁愿是为了主人而来,只是苦了主人,你本来跟这 件事豪无关系的,一切都是柏霖跟那流氓的恩怨……」

可能想到柏霖,她又开始掉泪,湿润温暖的泪水滴在我胸口。

「怎么能这么说,我一直都对你很自私,只顾着自己纵欲,出了事就只想保 命,把受苦的事都推给你……」

「你本来就是我的主人,为你牺牲是我该做的事,而且知道你爱我,这样就 够了……」

「小卉……」我忍不住轻抚她柔亮光滑的秀发。

「在主人怀里……我好幸福……」她烫烫的脸颊贴在我脖子上。

「对了,主人是不是都还没吃东西跟喝水?」

「我……我还好……吃不下,只想喝水。」我举头看看,关我们的房间里并 没看到食物跟水。

「喝……我的ㄋㄟㄋㄟ吧!」她害羞的说。

「小卉……」我心神一荡,呼吸急促说:「不……不用啦……我还好……」

「不行!你没吃饭也没喝水,身体怎么受得了?你不喝,我会生气。」

她坐直,将丰满的乳房呈现在我面前,挺翘在尖端的奶头和淡淡的乳晕,居 然又开始慢慢渗出母乳。

「讨厌……想到要给你喝……它又自己流出来……」她羞到脖子都红了。

「真……真的可以吗?」我看着越滴越快的白色乳汁。

「主人快吸……不要一直看……好害羞……」

我低下头,笨拙地含住勃起的乳头,明明熟练到不行的事,现在却显得十分 生疏。

「主人……快吸……小卉的奶好胀……」她呼吸乱了起来。

我轻轻吸一口,滚烫的奶水立刻充满口腔,人家说母乳很腥,但我吸到的却 是有淡淡香草气息的微甜奶汁。

「哼……」小卉微吁一口气,我没吸的另一边乳房,奶水已经滴到快变一条 线。

「好奇妙……」她微喘着气。

我转动目光看她,嘴仍含住不断泌出奶水的乳头。

她双颊粉晕,呼吸急促地说:「我只有准备喂小苹果时,才会胀奶胀这么严 重,没想到……一想到要给主人吸,也会有同样的反应……主人你别只含着,快 点吸,我又胀起来了……」

我只好专心大口的吸,现榨的滚热母乳就这样不断涌进我喉咙,温暖了我的 胃,营养似乎快速进到全身血管末梢,我两腿间的肉棒硬到几乎已贴在肚皮上, 怕这好色之物碰到小卉身体,我偷偷挪动下身。

「主人……」小卉在娇喘,诱人的双唇微微张启,轻轻呼唤我。

我「嗯」了一声,表示我在听。

「被你吸得……身体好软……抱紧我……」小卉的情况显然跟我相反,我吸 她的乳汁越吸肉棒越硬,她被我吸得身体越来越软。

我手伸到后面围住她腰脊,她忽然反搂住我脖子,整个人都交给了我。

我静静地吸吮她的奶水,她也静静把头放在我肩上,两个人心跳都很快,也 听见对方紊乱的呼吸声。

一阵子之后,她的手顺着我的背往下滑,绕过我的腰,来到两腿间,我心神 一震,嘴松开她的奶头。

「对……对不起……」我想掩饰完全亢奋勃起肉棒,她却早我一步温柔的握 住它。

「主人……我好想你……」她发烫的双唇吻上我的嘴,湿润的软舌钻进我口 中,带着一股甜甜的津液,像吸吗啡般令我后脑酥麻。

我用力将她搂在身上,两人将四年来对彼此的思念和渴望,用唇舌交缠忘情 地诉说。

激吻之后,她的唇往下移,慢慢在我胸前游移,销魂的舌尖围着敏感的乳粒 轻划,玉手还握住我硬到快爆开的肉棍轻轻揉弄。

「小卉……卉……噢……」

我激动地呻吟,轻抚她柔亮秀发,小卉还记得我的乳头最敏感,以前前戏我 总爱她帮我舔那里。

「喜欢吗?主人。」她抬起晕烫的俏脸,一缕银白从她的唇缘牵出,黏在我 发硬的乳头上。

「好喜欢……但我还有资格……可以这样吗?」我感动到眼泪打转。

「只要你喜欢……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她害羞地说,然后又埋首往下, 我感觉那销魂的湿软,寸寸移近此刻我全身最硬的地方。

「你躺下来……」她含羞说。

「嗯……」我依她的话挪动身体,舒服的躺平。

她跨坐在我腿上,将头发简单挽起后,就俯下身,一手揉着我火烫的鸡巴, 小嘴吻着下面的卵袋,另一手仍和我十指紧扣舍不得放开。

「小卉……我好爱你……唔……」

小卉更卖力用湿烫的舌尖安抚我的睾丸,我感到被她握在手中的粗硬肉棒兴 奋到「啵啵」跳动。

接着她的舌往上舔,像猫儿般从卵囊最底部、一路舔到龟头与阴茎交接的地 方,阵阵湿痒酥麻的电流,酸软软地钻入身体,我舒服到两腿绷直频频发颤。

舔了几十下,她那灵巧的嫩舌改绕着充血的龟头边缘打转,玉手轻抚被她舔 湿的卵囊,指尖有意无意刺激前列腺的位置。

「小卉……好舒服……我好幸福……」我紧紧扣住她修长的纤指。

听到我的讚叹,她小嘴慢慢下沉,吞入一半肉棒,开始温柔的上下套吮。

「噢……怎么……那么好……」我后脑发麻,此刻若别人看我,我可能是双 眼翻白的状况,这样身体跟心里都处在强烈亢奋的情况,自从四年前和小卉拆散 后,我就不曾再有过了。

「小卉……你反过来坐……主人也让你舒服……」

她却摇摇头,继续吸我的肉棒。

「为什么?」我仰起上身。

她没回答我,只是继续温柔地帮我吹含。

我坐起来,弯身操(淫色淫色4567q.c0M)住她的腰,想将她抱过来反坐到身上。

「主人不要……」她挣扎、吐出被她含得湿亮的肉棒,可怜兮兮的哀求。

我被她的反应吓了一跳,紧张又愧疚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太自以 为是,以为可以像以前一样对你予取予求……」

「不是那样!」她急忙摇头。

「不是?那是怎样?」我被搞糊涂问道。

「那里……不乾净……被射很多进去……虽然洗很多遍,但怕里面还有……

所以不能让主人吸……不然我也好想……「她低着头颤抖地说。

我心中一阵酸暖,不舍又感动的泪水涌上眼眶。

「傻小卉……我才不在乎……如果真的还有那些东西里面,我更要把它们都 吸出来,因为你是我的……」

「可是主人,很髒,啊!主人……」

我不再管她的羞愧和抗拒,强势地将她抱过来反坐在我胸膛,然后嘴就贴上 那条含水的肉缝。

小卉没再挣扎,裸背微微弓起伏在我身上,发出甘美悸动。

她那里虽然湿漉漉,却没什么异味,严格说的话,只淡淡的沐浴乳香气,应 该里外都洗得很仔细,不想让标哥那畜生的味道留在身体上。

「主人……」她用呻吟的声音轻唤我,可能感动我的举动,更卖力地上下舔 着我的肉棒,然后再次吞入。

我吸吮她湿滑软嫩的肉瓣,舌尖追逐顶端发硬的肉蒂,每次顶到它,小卉就 会发出激烈的痉挛和无助的闷吟,这种反应对我而言,比世上最厉害的春药都还 强烈几百倍。

弄了几次,她已经快要没力气,敏感的身体让她在这方面特别吃亏,一下子 就会呈现软弱和虚脱,但却更满足男人喜好蹂躏的天性,这是小卉如此迷人的主 要原因之一。

我并没因此就放过她,男人就是这么贱,越看女生这样就越亢奋。

我扒开她充满弹性的两片翘臀,让粉红紧緻的菊肛露出来。

「不……不可以……」她喘着气、头贴在我下腹无力的摆动。

「你还记得主人想怎么做?」我兴奋地问。

「嗯嗯,但是不可以……那样的话,小卉就完全没力气……帮主人了。」她 可怜兮兮哀求。

「只要小卉舒服,就是在帮主人了。」我坏心眼的回答,然后弯起脖子,伸 舌在她洁净的括约肌上轻轻一舔。

「噢……」她宛如被电殛般缩在我身上激烈颤抖。

「主人……不可以……那样子……犯规……」她哀喘着乞饶,却更激起我的 虐心,舌头围绕着肛肌中心慢慢打转。

「主……主人……啊……」她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双手抓住我小腿,肉缝 中流出爱液,已经濡得我胸口一片湿滑。

我把嘴埋进她股缝继续舔,手指伸入氾滥的耻缝中轻轻的挖,里头发烫的黏 膜随我手指的抠动产生阵阵收缩。

「主人……不要……我……会尿出来……快停……求求你……」

我不理她的哀求,舌尖绕到菊肛的中心点,用力顶开窄紧的秘洞!

「呜……」小卉仰直玉颈哀吟,跪在我两侧的双腿夹住我身体,我知道她真 的快尿身子了,嘴及时离开她股沟,手指也抽出来,她强忍着抽搐几下,总算没 失禁。

「讨……讨厌……呜……主人最可恶……我讨厌你……」小卉伏在我腿上哀 怨的抗议,汗湿的胴体仍激烈的起伏。

「对不起,你这样好可爱,主人好想念你这种样子,忍不住就欺负你了,不 会真的生气吧?」

「嗯……」她喘着气:「主人……小卉……想要了。」

我坐起来,将她转向我,小卉蹲在我腿上,手伸到底下扶住矗立的肉棒,然 后慢慢坐下去。

「嗯……啊……」她眸弯成丝、拧着眉发出叹息,我感觉一圈圈滚烫湿紧的 嫩肉,从龟头缓缓沉到阴茎最底部,包住整根亢奋的鸡巴。

「主……主人……好像……要丢了……」她才刚坐至底,就呼吸困难可怜的 看着我。

「怎么会……才刚进去而已?」我出乎意料,但紧紧缠住肉棒的阴道黏膜, 真的传来阵阵强烈的收缩。

「忍一下,我都还没动。」我柔声安抚她。

「忍……不住了……亲我……」她抱住我,两片软唇印上来,湿软的舌片钻 入我嘴里。

这时窄紧的阴道收缩得更强烈,一次比一次用力吸吮亢奋的肉棒,猛然整条 膣腔痉挛似的抽搐,滚滚热潮从最深处涌出来,先烫在龟头上,再快速蔓延到阴 茎。

「唔……」虽然我没射,却被这种榨精式的快感弄到后脑酥麻,尾椎升起阵 阵强烈冷颤。

我原以为小卉被那些强壮男优和标哥奸虐过后,对我这种一般尺寸的鸡巴恐 怕感觉差很多,万万没想到我才进去她就泄身了,看来女人的高潮主要取决於性 交对象,而非肉棒的长度和粗细。

她软绵绵的倒在我怀里,满足而幸福的喘息。

「好丢脸……你会笑我吧?」她发烫的脸埋在我胸前。

「才不会,你好可爱,主人最喜欢这样的小卉了。」

「明明很丢脸……都是太久没跟主人……才会这么敏感……」她用指尖轻划 着我的胸肌,仍不甘心地为自己解释。

「主人也很兴奋,好想念你的身体……」

「我可以了,再继续吧!」她又抱住我。

「不,你一定累坏了,好好休息吧,今晚这样就好。」我变得异常温柔,因 为这时我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爱她,要是回到她结婚前,我只会自私的在她身上泄 欲,根本不会管她是不是虚脱了。

「我不要休息……」她摇头:「你还没出来。」

「你撑不住了,歇一下吧!」

「我不要。」她固执的抱紧我不肯下来,在我耳边说:「不要怜惜我……我 想让你彻底佔有……几次都没关系……只有主人……才能让我忘记失去柏霖……

还有被那些人欺负的痛苦……「

我心中阵阵刺痛,柔声说:「我知道了,你躺着吧!」

我将她放倒在地,双臂撑在两侧,开始缓慢抽送湿淋淋的肉棒。

「哼……」她看着我,小嘴发出酥软的娇喘。

「主人……我脚张得好开……很乖吧……」她努力将双腿张开成最大的M字 型,秀气的脚趾都握起来,为了让我的龟头能顶到最深处。

「好乖……害羞吗?」我轻吻她的双唇。

她晕着脸摇头:「不会……因为是主人。」

这时我缓抽长送,最后顶到底的时候还刻意加重力道,撞在她的臀肉上发出 「啪!啪!」的清响。

「啊……主……人……」每被我撞一下,她就发出酥麻的呻吟,随着速度加 快,已经连叫主人的空间都没有了。

我一边挺送,手握住她胸前前后晃动的饱满乳房,母奶立刻以乳头和乳晕为 中心四散喷出。

「噢……」小卉仰颈激吟。

下身那种要命的榨精收缩又开始了。

我喘着气,满身是汗。

「小卉……要变快了……」

「嗯……嗯……我们这次……要一起……」她一双柔夷伸去抓住我撑在地上 的双手,我将它们按在地上十指紧扣,然后加快挺送。

「主人……啊……你要丢了吗……小卉……又忍不住了……想要一起……」

阴道的收缩开始变强,每当肉棒插到底,生紧的黏膜缠绕住整条阴茎,将探 出子宫口的龟头挤得简直要炸开,肉棒往外抽时虽然润滑,却被柔韧的层层黏膜 吸得快弃械投降。

痠麻的冷颤,正排山倒海从前列腺爆发。

「我好像……快了……可以……射进去吗……」我发梢滴汗如雨,都落在小 卉柔软的嫩胸上。

「嗯嗯……想要主人……射里面……」她被我顶得哼嗯乱喘。

我憋住气又猛插十几下,精关已守不住,一声闷吼,岩浆似的灼精在子宫内 迸发。

「啊……」小卉两条张成M字型的腿不自主踢动,头往后仰,十指紧扣住我 的手。

「小卉……」

「呜……主人……」

……

正当我们两人沉浸在脑海一片空白的高潮中,互相激唤对方时,标哥不知何 时出现在牢房门口,还牵着小优希一起看着我们。

「啧啧啧……很享受嘛!丈夫才刚死,就和情夫做爱做得这么火热,你是不 是该感谢我打死你丈夫啊?」

小卉闻声看去,发现了小苹果,羞得夹紧双腿屈起身子,我也尴尬的爬起来 躲到墙边。

「妈麻也要跟叔叔生小宝宝吗?」小优希问。

「嗯。」小卉应了一声。

「妈麻喜欢叔叔吗?」小优希忽然这么问。小孩子的心思十分敏感,白天一 整天小卉被迫和那些男优还有标哥性交(淫色淫色4567Q.c0m)时,小优希从没这样问过,但看到我跟她 妈妈做爱,却立刻感觉我们之间有不寻常的情愫。

「嗯。」小卉低着头,诚实的回答。

「那你比较喜欢爸拔还是叔叔?」

「喜欢……叔叔……」她像做错事的小女孩,在女儿面前自白。

「我讨厌妈麻!」小优希生气了,扭头跑走。

「小优希……对不起……」小卉难过地垂下眼泪。

我心中既不舍又感动,小卉为我已经家破人亡,就算下一秒就粉身碎骨,也 无法报答她对我的万分之一情份。

「啧啧啧……柏霖真是可怜啊,才刚死,美丽的妻子就说喜欢别的男人,果 然是应该好好处罚的身体呢!」标哥摇头叹息。

「我丈夫都被你杀死了,你到底还想怎样?」小卉忿忿的瞪着标哥问。

「你丈夫要是看到刚才那场精采的床戏,说不定会很感激我让他往生呢!」

标哥字字带酸带刺地说:「不过没关系,我已经把它全都录下来了,还是高 清的喔!可以在柏霖的丧礼上播给他所有的亲友欣赏……」

「你……太过份了……」小卉脸色瞬间苍白。

「彼此、彼此,哈哈……」标哥得意地大笑。

「至於你,」他忽然指着我:「明天可以滚了!这里不需要你了!」

「不!我不要离开她!」我站到小卉前面、挺起胸膛。

「由不得你,已经让你如愿爽过母乳人妻了,你还想赖在这里继续享用别人 老婆的肉体吗?别做梦了!明天就滚出这里,以后别在老子面前出现!」

「除非带小卉一起离开,否则你乾脆打死我!」我怒吼。

「主人……」小卉忽然抓住我的手。

我转身正要对她表明我誓死保护她的决心,她却用嘴形给了我五个字:(去 报警,救我)。

(待续) 上一篇:喜欢老婆 下一篇:老師的臀部_淫妻激情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