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性爱技巧  »  【寻秦后记前传】(1-8上)

【寻秦后记前传】(1-8上)



                (一)   自项少龙被李牧围困,孤身千里逃亡后,留在秦国的众美娇娘动用各种关系
都寻找不果,不由感到绝望,而且项少龙以前在的时候每天旦旦而伐,而如今他
不在了,他身边的美娇娘都觉得寂寞难耐,尤其是年纪较轻的赵致,因为生性活
泼,而且之前还和荆后有些牵扯。   有一天,赵致和荆后外出探查项少龙的消息,却一无所获;赵致显的非常难
过,而荆后看到曾经心爱的人难过,不由的想安慰她,却不知如何安慰起。   正当荆后感到为难时,忽然想起:对阿!二嫂是致致的二姊,可以去找她为
致致开解。   荆后是急性子想到就做,也不分说,拉起赵致的手便直奔滕翼的家。   来到了滕翼的家却发现大厅空无一人,想想这才掌灯时分,二哥应该不会这
么早就在「办事」吧!于是拉着赵致的手直往内房奔去。   到了内房门口,荆后也不敲门直接一脚踹开房门大声说道:「二嫂,我有事
找你。」   过了半晌,没听到有人回话,抬头一看,只见善兰身上只余一条亵衣挂在左
肩,上半身趴在桌上,而滕翼站在善兰身后两手扶着善兰的纤腰,正要将下身那
七寸长的鸡巴探入善兰的幽深洞穴中。   一时四人相对无语……   忽然赵致「啊」的一声,甩开荆后的手掩面朝房外奔去,荆后也察觉不妙,
掉头追了出去,留下滕翼夫妇俩人满脸错愕……   经过这件事后,赵致每次看到滕翼都会莫名的脸红,脑中都会不时的浮现滕
翼那七寸长昂首粗直的鸡巴,想象那怒龙钻进体内时不知是什么滋味?   想那赵致刚和项少龙确认关系不久,初沾雨露,正是性致勃勃的时候,爱郎
却失踪了。每夜想起和爱郎的缠绵恩爱,让她难以入眠;那日又看见滕翼那昂扬
的鸡巴,更让她是春心难耐。   尤其是每次看见滕翼,体内就会莫名的感到燥热,像一只虫在心坎上爬,又
搔不到痒处,下身更是倍感空虚。   终于有一日,赵致辗转难眠,便想到屋外走走,走着走着,莫名的就走到滕
翼家门口,忽然心中一热,翻过屋墙往内房遁去。   当赵致来到房门时,忽地听见房内一声「嗯……」低吟,赵致觉得体内的火
忽然烧起,下意识的用沾湿的手指在门纸上戳了一个洞。难为赵国的年轻女剑士
居然当起了偷窥狂。   赵致将眼睛往洞口靠近一看,忽然觉得两脚一软,差点将房门扑开。   原来赵致往房内看时,滕翼一丝不挂坐在床铺的边缘,而善兰则仅着亵衣短
裤正张着樱桃小口,将那七寸长的鸡巴含在嘴里吞吐,鼻中还发出「嗯、嗯」声
音,而滕翼的双手也隔着亵衣揉捏善兰饱满的乳房。   正当赵致在房外浑身燥热时,房内滕翼忽地把善兰抱了起来放在了桌上,左
手向下一蜕,将善兰的短裤脱下,就要挺起鸡巴就要插进善兰的小屄。善兰却双
手捂着小屄说道:「相公!别……妾身今天身体不适去看大夫,大夫说妾身已有
了身孕,所以今天就让妾身用嘴巴帮你服务可好?」   滕翼听完善兰的话,本来高昂的性致瞬间一滞,也没了那心思,便开口说:
「既然如此,那……」   忽然听到门外有呻吟声,滕翼忽地一跃到门前,用力一拉,看见门外赵致衣
衫半解,一双泛着春意的眼睛半闭着,檀口微开,吐着芬芳的气息,左手伸入裙
内,右手在胸前双乳上来回抚摸。   看到本来在房内上演春宫大戏的滕翼出现在眼前,赵致一惊之下竟呆立在门
口,而滕翼本来因为善兰的话熄灭的欲火,忽地有燃了起来,也不管赵致是自己
妻子的小妹,而且还是结拜三弟的妻子,将赵致拉进房内,按在房内桌上,一把
就将赵致的裙子连里面短裤撕掉,挺起鸡巴向前一刺!   「啊……好粗……」那赵致本来在房外看的小屄已经浪水直流,现在滕翼那
粗长的鸡巴插进去也一路顺畅。   旁边善兰本来看到妹妹衣衫不整出现在门外时吓了一呆,听到赵致的呻吟发
觉丈夫将妹妹拉进房内按在桌上挺枪就刺,赶忙上前来要将滕翼拉开,却不想滕
翼像是失了理智般,按着赵致的腰用力的抽插着,善兰怎么都拉不动,一个是自
己的妹妹,一个是自己的丈夫,又不敢叫人来帮忙,只能在一旁垂泪。   赵致再滕翼拉她时清醒了一下,但她力气比滕翼小无法挣脱,直到滕翼将鸡
巴插进体内时,脑袋变的一片空白,然后体内欲火腾的蔓延全身,觉得好像回到
和项少龙做爱时的感觉,嘴里也开始胡乱呻吟起来:「啊……深些……再……再
用力……些……啊……啊……些……」   「嗯……致……致致……你……你的小……小屄……好紧……夹的我……我
好舒服……」   滕翼七寸长的肉棒深深浅浅的来回不停抽送,随着滕翼的冲击,赵致不停的
高声呻吟着:「啊……好涨……啊……二……二哥……继……啊!续……姐……
夫……用力……哦……我……我要去……去了……啊……去了……啊……」   随着赵致小屄的一阵收缩,阴精如潮水般将滕翼的鸡巴淹没,滕翼猛的将鸡
巴抽了出来,对着赵致道:「你高潮了,可我却还在这吊着呢,你说怎么办?」   旁边的善兰见妹妹被丈夫干道高潮,心中不免酸酸的,听见丈夫的话不免起
了争宠的心态,便道:「致致许久没做爱了,刚才你又不怜香惜玉的狂抽猛插,
她怎么受的了!不如我先用嘴巴帮你,让致致休息一下吧。」说着便蹲下身子张
口含住滕翼的鸡巴吞吐起来。   滕翼看赵致趴在桌上连根手指都举不起来,檀口张开的用力喘着气,便点头
道:「嗯,先让致致休息一下也好,想当初我们刚成亲时,你被我干的连续六次
高潮,隔天都下不了床。致致虽然练武,但她久未做爱,我怕他受不了。」   善兰听了丈夫连这样的话都当着妹妹面前说出来,不禁用牙齿轻轻的啮了滕
翼的鸡巴一下,滕翼感到鸡巴一痛,想是妻子不高兴了,伸出双手一边一个抓住
善兰的乳房揉捏着。   再一旁的赵致休息了一下,看着姊姊嘴里吞吐着滕翼的鸡巴,刚刚获得发泄
的欲火又一下冒了上来,迈着颤颤的脚步走到滕翼的身边,贴着滕翼的耳朵说:
「若二哥真有本事就将致致干的明天下不了床,以后致致什么都听二哥的。」   善兰正在吃丈夫的鸡巴,看见妹妹走过来在丈夫的耳边不知说了什么,丈夫
的鸡巴忽然好像又涨了一圈,只听滕翼大笑着说道:「哈哈……听到二哥刚才的
话,致致想来是不服气。好,兰儿你今晚就在旁边做证,看为夫把致致这个小浪
蹄子干的下不了床。」   滕翼一把将赵致揽了过来,脱掉赵致的上衣,因为刚才高潮的余韵,赵致的
乳头还坚挺着,滕翼一口含住了赵致的右乳,左手往下一探一插,插进了赵致的
小屄里抠挖了起来,而在滕翼身下吃着鸡巴的善兰怕以后丈夫有了妹妹,会冷落
了自己更加卖力。   赵致被滕翼这样上下齐攻,弄得情动不已,檀口微张,发出了迷人的呻吟:
「嗯……二哥……你的手好厉害……挖……嗯……挖得我……嗯……我……又要
高潮了……嗯……别……啊……别抠那……又来了……又来了……啊……」动情
不已的赵致忽地双腿一颤,双手牢牢的环住滕翼的颈项,才避免跌坐在下面正为
滕翼吃鸡巴的善兰身上,而小屄却像黄河泄洪一般,喷洒出大股的阴精,喷的善
兰满头满脸。   「致致真是没用,你姊夫用手指就让你高潮了,还洒了我满头都是,等下你
姊夫用鸡巴干你的时候,还不知你要爽成什么德性了?」善兰语带不满的说道。   「我、我也不知道姊夫的手指那么厉害,比少龙厉害多了,没几下我就……
就高潮了……」赵致带着歉意说道。   善兰看着妹妹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只好转头进了内间去洗刷去了。   滕翼看到妻子往内间行去,知道是想让自己展开手脚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小
妹,于是大手一抄,将赵致抱了过来,让她双腿摆在腰的两侧,用力向上一顶,
插入赵致的小屄里面,并伸过头去在赵致的耳边轻声说道:「小浪蹄子,二哥才
刚要开始呢,你要撑住让二哥尽兴啊!」   「好……好二哥……用……啊!用力……别……嗯……顾及致致……让……
啊……让致致……爽……啊……爽死吧……致……致致受的住……啊……」   滕翼听到赵致的话,猛的加大力道,双手扶住赵致的纤腰用力的提起,然后
又放下,干的赵致小屄淫水直流,直喊:「顶……顶到……啊……了……呀……
又……又……嗯……又来了……」   「呀……不、不、不……致致不行了……二哥……哥饶了……致致吧……」   「这就不行了……二哥才刚要加足马力呢!今晚二哥一定会让致致终身难忘
的。」滕翼说完,忽地抱这赵致从坐椅站起来,抱着赵致的屁股开始在房间内走
动。   「啊……二哥……嗯……哥……别……嗯……别动……致致……啊……致致
又来了……泄……又泄了……」   在赵致迎来第四次高潮时,善兰回到了房中,见到被丈夫抱在怀中如烂泥般
的妹妹时,不禁苦笑摇了摇头,丈夫的厉害当妻子的当然知道,如今妹妹还去向
他挑战,依丈夫的个性,赵致可能三天都下不了床了。   这时只见滕翼抱着赵致走到边,让赵致像小狗似的趴在床上,双手扶住赵致
的纤腰便开始大开大阖狂抽猛送起来,而赵致已经被干的意识有些昏迷了,在也
喊不出声音来了,只在滕翼用力插入的时候无意识的呻吟一声,滕翼也向不知怜
香惜玉似的,每一下都将鸡巴插到底,然后再猛的抽出,再插入,抽出……   一直到一百多下的时候,滕翼低喝一声:「来了……」将鸡巴深深的插入赵
致的花心,精液猛的全射进赵致的体内,赵致也如回光返照似的高叫一声:「啊
啊……」迎来了今晚第五次的高潮。   旁边善兰急忙大叫:「糟了!你怎地射进致致体内,如果怀孕了怎么办?」   滕翼不在意的说道:「没事!才一次而已,不会那么凑巧的。」   看了一眼软在床上的赵致,不尽心里想道:如今善兰有了身孕,正不知这一
阵子怎么发泄,现在征服了致致这个小蹄子,而且三弟也还没有消息,不过只凭
致致一个人是没办法让我尽兴,如果,嗯……就这么办。
                (二)   那天赵致被滕翼干晕了过去,隔天只觉得浑身酸软无力,只好请姊姊善兰找
个理由去和乌家众人说,而她也在床上躺了两天才勉强恢复精神,但对滕翼却表
现的特别痴缠。   到第三天赵致恢复了一大半的精神时,又缠着滕翼和她做爱,滕翼无奈(其
实心里暗笑),问过善兰的意见,善兰也觉得她现在有孕在身不能陪丈夫,既然
小妹愿意,又可以解决丈夫的欲望,她也就没什么意见。   在连续几次被滕翼干到晕倒后,赵致发觉她自己一个没办法应付二哥,而姊
姊也有孕在身不能帮她分担,在滕翼的暗示下,赵致决定找个人来和她分担二哥
的勇猛,在与滕翼商量之后,选定了一个人……      ***    ***    ***    ***   这日,赵致藉要与滕翼商讨寻找项少龙之事的由头,拉上纪嫣然来到滕翼家
中,却不想被滕翼在茶水之中下了迷药迷昏的过去,昏迷之中隐隐约约听到了呻
吟声,纪嫣然原本迷迷糊糊的微微张开双眼,倏的变大,因为她看见了让她不敢
相信的一幕……   只见赵致双手扶在桌沿全身赤裸,身后一名魁武男子粗长的鸡巴正在赵致的
小屄里一进一出的前后挺动着,羞人的呻吟声也不停地从赵致的口里传出。仔细
一瞧那魁武男子竟是项少龙的结义二哥——滕翼。   纪嫣然看了羞怒交加,想起身教训两人,却发现四肢都被固定在椅子上,不
由张口骂道:「滕翼你这可恶的小人,枉我夫君那么敬重你,你却趁他不在与赵
致私通。还将我骗来绑缚於此,到底有什么企图?」   「喔……嫣然姊姊醒了啊……其实我和二哥找你来并无恶意,因为少龙失踪
了好些的日子,啊啊……二哥再快一点……用力顶……致致要到了……到了……
喔……啊……啊……啊……」赵致话还没说完,突的拔高音量呻吟出来。   滕翼也猛地将粗长的鸡巴从赵致的小屄拔了出来,伴随着滕翼的动作,赵致
身体猛地一震,小屄流出大量的阴精,滕翼龟头上的马眼也喷洒出大量的白浊精
液;不知道滕翼是不是故意的,还是纪嫣然坐的位置离两人比较近,滕翼地精液
有一大部分喷在了纪嫣然了脸上,让纪嫣然又羞又气。   这时原本埋头苦「干」地滕翼说道:「嫣然莫要生气,其实是兰兰怕她怀孕
了我憋着难受,又见致致因为少龙失踪已久,独守深闺寂寞,所以才让致致代替
她来陪我的。那知致致却经受不住我的勇猛,致致想说嫣然想必也是寂寞难耐,
这才用计将嫣然请来,想让嫣然与她一起分担。」   纪嫣然听到滕翼这话,差点晕了过去,这对狗男女自己做那通奸苟且的事便
罢,还妄想拉自己一起,真是不要脸。当初在魏国时,多少王公贵族欲求见她一
面都不可得,更何况是做那苟且之事。以前那么长的寂寞日子都能过得,难道现
在只是短短几个月就过不了。   可纪嫣然却没发觉,在刚才近距离的看了滕翼和赵致的活春宫后,她的下体
已经隐隐有些湿润了。有时候人的心理就是这么奇怪,当还没尝试过性爱的欢愉
时,不论多久得寂寞都能挨着,但是一但有过性爱的经历后,却连短短时日也觉
得难过。不过这微妙的变化纪嫣然却没有发现。   「呸!就算你们把我杀了,也休想我会和你们同流合污,行那苟且之事!」
纪嫣然激动的大声骂道。   这时赵致从高潮的余韵中缓过气来,恢复了些许气力后,爬起身来走到纪嫣
然身前,伸出舌头舔了一下纪嫣然脸上的精液,道:「嫣然姊姊何必这么倔强,
项郎都失踪这么久了,难道姊姊都不会感到寂寞吗?只要项郎回来之后我们都不
要提起,那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更何况二哥的鸡巴也不比项郎的差,致致好几
次都被二哥干昏了呢。」说完又伸出舌头舔了纪嫣然一下。   纪嫣然听赵致居然说出这么无耻的话,「哼」了一声,转过头去,可是原本
在脸上的精液却散发一股熟悉的腥味,让纪嫣然的心脏不由的加速跳动,脸颊也
有些发烧了起来,视线不由自主的瞟向滕翼的鸡巴。   原本坐在一旁的滕翼见纪嫣然脸色,显然是有些意动了,只是强自嘴硬,迳
自说道:「既然嫣然不肯二哥也不强求,只是还要委屈嫣然一下,等二哥完事之
后便送嫣然离去,不过这事还请嫣然待为保密。」   滕翼话一说完,一把赵致抱起让她平躺在桌上后,将鸡巴送到赵致嘴边,赵
致也配合的张开檀口啧啧有声的吸吮了起来,滕翼双手也不闲着,左手伸到赵致
的嫩屄,轻轻的在宝蛤肉中的珍珠上捻动,这一捻让赵致原本已经平息得流水又
潺潺流了出来;右手按着赵致的头好让鸡巴能每次都整支插进赵致的口中。   纪嫣然见两人再次在眼前上演活春宫,羞的闭上眼睛,但是耳中传来赵致似
痛苦似欢愉的呻吟声,却一下下的敲在纪嫣然的心坎上,而且纪嫣然还发现下体
的小屄已经开始便的越来越湿润了,体内似有无数的蚂蚁在爬似的酸痒无比,脑
海里有一股想张眼去看的冲动。   不知过了多久,只听赵致原本「呜呜嗯嗯」的闷哼声变成了「咿咿啊啊」的
呻吟声,纪嫣然不由的张眼望去,却见滕翼不知何时将鸡巴从赵致口中拔出,左
手仍然轻捻赵致宝蛤的小珍珠,右手则伸出三指在赵致的小屄中快速的抽插。   随着赵致的呻吟越来越急,越来越高,倏地一声断音,赵致高潮了。但是滕
翼好像并不打算就此放过赵致,双手将赵致一翻,赵致趴在桌上,挺起粗长的鸡
巴,「噗滋」一声全根尽插入赵致的小屄中,赵致原本还在享受高潮,这时滕翼
的鸡巴又狠狠的插了进来,龟头直顶子宫,不由的又高声呻吟了一声,又再一次
高潮了。   在一旁的纪嫣然眼睛死死的盯着两人的交和处,看到滕翼每次猛地抽出又狠
狠的插入,好似每一下都插在纪嫣然的胸口里,纪嫣然忽地脑海里浮现以往与项
少龙欢爱的画面,渐渐地与面前的画面重叠,看着赵致欢愉的表情,想起了与项
少龙做爱时那欲仙欲死的滋味,刚才的怒火被慢慢地昇腾起来的欲火所取代,不
自觉地看向滕翼的眼神也开始火热了起来。   随着滕翼一次次的狂抽猛送,赵致再也经受不住,意识渐渐地飘忽,在不知
是第几次的高潮后,又一次的被滕翼肏晕了。   滕翼见赵致又晕了过去,不由露出苦恼的神情,将赵致抱到床上,彷似没看
见纪嫣然冒着欲火的眼神,迳自穿衣后,松开绑缚纪嫣然绳子,说道:「我送嫣
然回去吧!今天嫣然所见之事,还望嫣然代为保密。」   说完,边领先往屋外走去,留下一脸错愕的纪嫣然。 ***********************************
  第一章是我之前写的文章的一部份,后来因为功力有限写到了第四章写不下
去了,所以一直没发表,前几天看到了leiying大的寻秦秘辛才又把它挖
了出来,将第二章以后的文章全部删掉重新编写,希望各位大大能看的入眼。
***********************************
                (三)   当纪嫣然回过神时,滕翼早已走出门外,纪嫣然脸色复杂的看了床上的赵致
一眼,一跺脚便跟着出了房门。   一出房门就见滕翼等在院子,纪嫣然巧嫣倩兮的走到滕翼面前,红着脸低头
说道:「致致适才没能让二哥尽兴吧?如果二哥不嫌弃嫣然蒲柳之姿,嫣然愿随
二哥回房去……」说着声音越来越小,脸也越加鲜艳欲滴,但身子却是越加紧靠
在滕翼的身上。   刚才滕翼在帮纪嫣然松绑的时候,就发现了纪嫣然已经情动,可是滕翼却还
是故做模样的做作一番,主要目的是要这智计惊人才女主动上勾,不过滕翼似乎
是另有打算,一脸正气的模样对纪嫣然说道:「我与致致虽然背着少龙行那苟且
之事,但毕竟是两厢情愿,现在嫣然如此作为显然是一时冲动,如果二哥我趁此
时占有了嫣然,事后如果嫣然后悔,那二哥就罪过大了。」   「我想,我还是先送嫣然回去吧,等嫣然仔细思量之后,如果嫣然觉得真是
寂寞的紧,还是可以来找二哥的,毕竟现在三弟不在,二哥有义务好好的照料你
们。」滕翼嘴上虽然说的大义凛然,但手却好像不是那麽有正气的隔着纪嫣然的
下裳,徘徊在纪嫣然的幽谷之间。   纪嫣然听了滕翼的话,似乎还想说什麽,不料滕翼却大手一张,搂着纪嫣然
的腰走向大厅。   到了大厅,滕翼松开了纪嫣然说道:「此事还是嫣然回去仔细考量之后再说
吧!二哥还有事,就送嫣然到这。」说完头也不回的出了门去。   纪嫣然一个人在大厅愣了一会儿,刚想要离去,却忽然「啊」的惊呼出来,
原来纪嫣然一直没发现不知道什麽时候,自己的裙子已经湿了一片。恨恨的骂了
一句,转身回房换裙子去了。(这是滕翼家又不是乌家大宅,纪嫣然哪有裙子换
啊?别忘了,滕翼房间还躺着一个人呢,反正在滕翼家赵致有穿没穿好像都差不
多,穿了还要脱多麻烦啊!)      ***    ***    ***    ***   转眼过了五日,滕翼表现的就如他所说的一般,再也没对纪嫣然提起那天的
事。只是纪嫣然每次只要看见滕翼或赵致总会想起那天的情景,身体也会莫名的
燥热起来,总有一股想找滕翼让他像「照顾」赵致一般的「照顾」自己一番的冲
动,所以纪嫣然总是想办法避开两人,但是滕翼和赵致却好像故意似的,一直出
现在眼前,让纪嫣然无可奈何,怕在这样下去有一日自己真的会主动的找滕翼,
承欢在滕翼的胯下。   这日,纪嫣然为了避开腾、赵二人,到乌家主宅找乌庭芳。   (自项少龙失踪之后,乌应元担心乌庭芳在项少龙住所没人照料,所以把乌
庭芳接回主宅了。其实……)   可是当纪嫣然到了乌庭芳的住处时,却发现乌庭芳不在房中,连和她一起的
田氏姊妹也不在,找了丫环询问,才知道今天乌应元那来了客人,把乌庭芳和田
氏姊妹找了去见客。   纪嫣然心下纳闷:乌老爷子来了什麽客人?怎地还要找庭芳和田氏姊妹去。
就算是乌家的客人也不应该找她们去的啊。   带着一丝疑惑,纪嫣然往乌家主宅的大厅行去,不想大厅还是没人。   当满脸疑惑的纪嫣然转身要离开的时候,倏地从门口窜进来两个人,仔细一
看,却是十三岁的项宝儿和她最不想遇见的滕翼。项、滕二人看到纪嫣然也是一
楞,项宝儿开口对纪嫣然说道:「嫣然姨娘也是来找庭芳姨娘的吗?不过三个姨
娘现在都没空。我现在要带二伯去看三个姨娘,嫣然姨娘要一起吗?」说完便拉
着滕翼往一旁的一间房间奔去,本来就满脑子疑问的纪嫣然也跟着走了进去。   进了房间,项宝儿往墙上烛台一按,旁边的墙壁出现一个小门,项宝儿得意
的对滕、纪说道:「这个房间是我无意中找到的,本来是爷爷设计用来监视隔壁
房间的,对面那一面墙全是用镜子做的,从里面可以看见隔壁房间所有的一举一
动,连声音也都听的清清楚楚呢!」   滕、纪二人虽然对项宝儿带他们来这里感到疑惑,不过当他们看到隔壁房间
的景象后都吓了一跳。   (是不是感到有点熟悉。没错!后记里那间房间就是仿照这里建造的,因为
乌应元老爷子年纪大了,不太行了,所以就有了那麽一点小小的嗜好。)   房间中央一名只着亵衣的女子,手持三尺青锋在跳剑舞,举手抬足之间妙处
若隐若现。房中五张太师椅上有三张各坐了一个男人,这三人纪嫣然都认识,其
中有两个还是项少龙的生死大敌,吕不韦、管中邪还有一个当然是身为主人的乌
应元了;只见三人全身赤裸,胯下各趴伏着一名女子,头正一上一下的为三人做
着口交服务。   只听管中邪说道:「想那项少龙是多麽的不可一世,如今他的妻妾还不是一
样要在我胯下呻吟求欢。哈哈哈……」当管中邪说到项少龙时,身下的女子动作
突然一滞,随即又张口吸吮起来。   乌应元听到管中邪的话脸色也是一变,不过随即恢复,道:「那是,当时乌
家也是因为看少龙他气势风度不凡才与他结亲,不过现在他生死不明,我乌家也
该为自己打算。」   「嗯,项少龙的确有些本事,不过想与本相斗。哼!」   在房中跳剑舞的女子已经舞毕,正袅袅的走到管中邪身旁。这时纪嫣然等人
才看清这女子面貌,原来是吕娘蓉。   「娘蓉啊,今天乌老爷子宴请我们,还特意安排了项少龙的三个妻妾来服侍
我们,你也该表现一下,服侍一下乌老爷子。」见吕娘蓉舞毕来到身旁,管中邪
道。   听到管中邪居然要她去服侍乌应元,吕娘蓉一脸的不郁,不过看到一旁的父
亲也赞同管中邪的话,吕娘蓉怏怏不快的走到乌应元身前,一把将乌应元身下的
女子推开,身上的亵衣也不脱,捉着乌应元的鸡巴就跨坐上去,自顾自的挺动起
来,也不理乌应元一脸的尴尬。   管中邪见另一边的吕不韦也已经提枪上马,也一把将身下的女子拉起,让她
转身趴伏在桌上,粗长的鸡巴从后面「噗滋」一声,狠狠的插进那女子的小屄。
当那女子转身时,在另一间房中的纪嫣然突然「啊」了一声,那正趴伏在桌上任
管中邪随意肏弄得女子却是乌廷芳。   管中邪一直与项少龙敌对,今日好不容易有机会肏弄项少龙的妻妾,身下鸡
巴不由的一下重过一下的抽送,还不停的拍打乌庭芳的屁股,打得乌庭芳屁股一
片通红,嘴里不停讨饶:「啊……不要那麽用力会坏掉的,不要打廷芳的屁股!
嗯……啊……啊呀!不要插那麽深,廷芳会来的……啊啊……啊……来了……来
了……」   就在乌廷芳快要高潮的时候,管中邪突然邪邪一笑,把鸡巴拔了出来。   「嗯……别、别……别拔出来,廷芳差一点,还差一点就来了,快插进来,
快啊……」乌廷芳在将要攀登到高潮时,忽地失去了管中邪的鸡巴,那心里憋得
难受得紧,居然像跟情郎撒娇似的求管中邪肏她。   管中邪却不紧不慢揉捻乌廷芳粉红色的乳头,不理乌廷芳撒娇,等到乌廷芳
的高潮稍退后,又重把鸡巴插入乌廷芳的小屄,可是在乌廷芳临高潮时,他又把
鸡巴抽出,如此来回几次,把乌廷芳逗的逐渐失去理智后,才狠狠的将乌廷芳送
上高潮。乌廷芳这麽一次高潮居然持续了将近三分钟。在另一间房的滕翼却是知
道,这样的方式虽然能让女人达到前所未有的高潮,但却是最伤身的,不由暗骂
管中邪可恶。   当管中邪将乌廷芳送上高潮之后,乌廷芳已经软泥一般的瘫在桌上。原本在
一旁津津有味的看着管中邪肏乌廷芳的吕娘蓉,见吕不韦在不知是田凤还是田贞
体内缴了械,正坐在太师椅上休息,一把就骑在管中邪的身上奋力的套动。   管中邪见吕娘蓉一副慾求不满的模样,调笑道:「怎麽刚才乌老爷子没把你
喂饱?这麽一副饥渴的样子。」   「嗯……别提了……啊呀!啊……啊……那老头没两三下就射了……嗯……
哪能跟你比啊?嗯啊……好深啊!都等顶到子宫口了……嗯……还是你最好……
好……好强啊……啊啊……我来了……飞、飞了……啊啊……呀……」   原本听到乌应元三人对话感到愤怒的纪嫣然,在看了这麽一场春宫戏码后也
微微的情动,听到吕娘蓉的呻吟,不由的又想起了那日的景象,不自禁的在滕翼
的耳朵吐气如兰的轻声说道:「二哥的鸡巴是不是和那管中邪一样强?」小手也
伸入滕翼的胯下轻轻的套弄起来。   「嫣然想知道的话,等下随我回去试试不就行了。担保嫣然会愈罢不休。」   一旁的项宝儿听到滕翼的话,高兴的拍手叫道:「好啊!好啊!嫣然姨娘等
下和我们一起去二伯家,等我肏完致姨娘后,也要尝尝肏嫣然姨娘的滋味。」   怎地几天的时间宝儿和致致也肏上了?等纪嫣然从刚才的惊讶中醒来后,滕
翼大略的为纪嫣然解释了一番。      ***    ***    ***    ***   原来两天前,滕翼和赵致如同以往一样,在滕翼家中翻云覆雨时,正当贪玩
好动的项宝儿忽然闯了进来,就在滕、赵二人惊愕的时候,却从项宝儿口中听到
了一件两人也大为讶异的事:那天乌应元将乌廷芳与田氏姊妹接回主宅,原是不
安好心。   自项少龙失踪后,乌应元觉得像乌家这般大的家业,觊觎的人很多,而项少
龙失踪后,乌家顿失一个大靠山,让乌应元产生了危机感,所以他才找了藉口把
乌廷芳接了回去,一来利用乌廷芳和小盘的关系,让乌家有一丝喘息的机会,二
则可以利用田氏姊妹的美貌笼络秦国的权贵。   一开始乌廷芳说什麽也不答应,不过在乌应元一番痛陈厉害与恳求下,乌廷
芳为了家族的未来着想,无奈的答应了。   原本乌廷芳还是很矜持,并没有与田氏姊妹一般去陪那些王公大臣,直到一
日乌应元不知用了什麽法子,将小盘请到了乌家,乌廷芳身为乌家之中和小盘最
为熟悉的人不得不去作陪。   乌应元却为了乌家未来,狠心在乌廷芳的杯子里下了微量春药,本身恋母情
节就颇重的小盘在面对平时亦母亦姊的乌廷芳挑弄之下,也忍不住提枪上马。当
然乌应元在看春药发挥效力后,便知趣的告退了,不过他还是不放心,搂着田氏
姊妹来到了现在纪嫣然他们现在所处的房间,不料却被项宝儿无意间看到,发现
了这个秘密。   乌廷芳毕竟年幼,在尝到了性爱欢愉之后,难以克制。原本在乌家别院时,
因为住的都是项少龙的妻妾,没有男人,所以就算是空虚寂寞也只能忍着,但回
到主宅后,每天参加乌应元为拢络王公大臣的筵席,看着在眼前上演的活春宫,
虽然还能克制,但是相对的慾望一直在心中积叠,直到那天与小盘一番盘肠大战
之后,先前积叠的慾望一瞬爆发,开始放浪形骸。   项宝儿自从发现这个秘密后,每次只要乌应元宴请客人,他便来到这间密室
观看。所以当他撞见滕、赵二人的私情后,并不感到惊讶,不过项宝儿却像滕、
赵二人提出条件,就是让项宝儿肏赵致。   对於项宝儿这个无缘的儿子,滕翼也是无可奈何,不过他也提出来密室观看
乌廷芳宴客情形的条件来,所以才有了今天这事。   听完了滕翼的解释后,纪嫣然忽然觉得头晕目眩,原来一直以来同事一夫的
姊妹们,都背着自己放浪形骸,而自己却被瞒在其中,一时为自己的作为感到不
值,而心里原本就被滕翼破开的一丝缺口慢慢的加大。   这时一旁的项宝儿开心的想道:一直以来看着来参加筵席的客人,在做那事
时都是一脸欢愉,今天终於可以一尝女人的味道了,更甚者说不定还能肏到自己
一向敬重的纪嫣然娇嫩的小屄。   想到这里项宝儿兴奋异常的拉着滕、纪二人,离开密室。隔壁密室在经过一
番休息之后,吕不韦等人也和乌廷芳与田氏姊妹肏上了…… ***********************************
  写完这章,小六突然觉得自己思想很邪恶,把项少龙的一干妻妾都当成了妓
女了。写完之后小六才发现原来写色文不像自己想的那麽简单,之前一直看别人
的文章,还没什麽感觉,当自己动笔时才觉得,原来将脑中的想法用文字表达出
来是那麽的难,明明脑海中浮现的画面,当要用文字来形容时,却发现自己能想
到的文字是那麽的匮乏。小六对於描述性爱场面觉得有些无力(难道是我A片看
得太少了?),所以请看完觉得失望的大大们原谅,小六已经很努力了。   寻秦已经向小盘请了圣旨,所以不会进宫中服侍皇上,请大家放心使用。至
於后记小六本来已经放弃了,但是在写寻秦时,有了新的想法,所以小六应该会
继续下去,不过更新速度不会比寻秦快。希望对我写的文章有些看法的大大们,
不吝提出来,你们的回覆是我创作的原动力。   最后小六要向所有努力创作的大大致上最高的敬意,有你们的努力创作,才
能让我们思想飞腾(邪恶?)。
***********************************
                (四)   项宝儿拉着滕、纪二人来到滕翼家时,刚到房门口就听见从房中传来一阵压
抑的呜咽声,项、滕二人暗叫坏了,猛地将房门推开。   房中赵致趴在床上,荆后双手扶在赵致腰上跪在身后,略微细长的鸡巴正在
赵致的小屄一进一出的抽插着;赵致身前是跌坐在床上的乌果,用双手压着赵致
的头,让赵致将粗壮的鸡巴含在嘴里。在房外听到的呜咽声却是从赵致鼻子里发
出来的。   这时见滕翼冲了进来,荆、乌两人吓了一跳,都停下动作。半晌,荆后见滕
翼三人都没说话,不由心下略定,嘻哈地说道:「二哥不厚道,致姊从了三哥,
小后也就认了,但是现下三哥失踪了,致姊寂寞难耐来找二哥纾解。二哥明知小
后喜欢致姊,也不通知小后一声,竟自己吃独食,真是太不顾兄弟道义了。」说
完又用力的抽插了几下。   趁着乌果还处在呆滞状态,好不容易将嘴巴解放出来的赵致,破口大骂道:
「荆后、乌果你们两个浑蛋,竟然趁着我浑身无力,强行奸污我,我……哦……
别……别用力……致致会死的……浑蛋荆后……啊……致致快被你干的飞了……
嗯……再深一点……哦……顶……顶到了……」赵致骂到一半却变成了呻吟声。   荆后听到了赵致的呻吟声,如同吃了春药般加速的抽插起来,每次插入都是
整支鸡巴尽没在赵致的小屄。   「嘿……想来为了保密二哥不会吝啬和我分享吧!何况……嘿嘿……」荆后
说到一半拿眼瞄了纪嫣然一眼。   不过项宝儿却不同意了,大声说道:「五叔你好可恶!致姨娘好不容易同意
今天让我肏的,你却来抢……我……我……」   纪嫣然听到项宝儿的话也回过神来,原本随着滕翼回来,想说如果只有滕、
项二人加上赵致的话还可以接受,现在莫名却又多了荆后和乌果,以纪嫣然才女
的矜持,怎麽拉的下这个脸,同时与四个男人赤裸同欢,以前项少龙虽然欢淫无
道,但是却也只是一男多女罢了。   纪嫣然转身便要夺门而出,但是早在荆后说话时,就注意着纪嫣然的滕翼怎
会放过她,大手一伸把纪嫣然搂在怀里,并对项宝儿说道:「宝儿别急,你致致
姨娘被五叔捷足先登了,还有你嫣然姨娘呢,我们也不和你抢,让你拔个头筹,
让你在你嫣然姨娘身上破了处男之身。」语毕,滕翼紧紧的将纪嫣然搂在怀里,
张嘴轻轻啮咬着纪嫣然的耳垂,纪嫣然顿时打了个颤栗,身体不由软了下来。   被刚才的对话弄得楞在那的乌果,这时也回过神来,原本就爱玩闹的乌果,
听到滕翼要让项宝儿在纪嫣然身上破处,也来了劲,压着赵致的头让她继续吸吮
鸡巴后,当起了项宝儿的技术指导。   「宝儿还楞着干麽,快点上去脱你嫣然姨娘的衣服。」乌果兴奋地说道。   项宝儿随着乌果的指导,上前把纪嫣然的衣服脱掉,跟着小手攀上纪嫣然的
双峰用力地搓揉,嘴巴吸吮着峰顶上呈粉红色的乳头。   「嗯啊……宝儿不行啊……不要……哦……痛……不可以用咬地……宝儿温
柔一点……嗯……嗯……好舒服……对用力吸……嗯啊……」随着项宝儿生涩的
动作,加上身后滕翼不时的在耳朵吹气或轻啮耳垂或轻抚纪嫣然的身体,纪嫣然
渐渐地情动。   项宝儿按照乌果的指导,将纪嫣然的一条腿抬起放在桌上,蹲下身来伸出舌
头轻轻的在纪嫣然的小屄口舔了一下,纪嫣然浑身颤了一下,小屄一阵收缩,倏
地大量的阴精喷地项宝儿满头满脸,没想到纪嫣然竟然这麽快就高潮了,一旁的
众人楞了一下,忽地大笑了起来。   被喷地满脸的项宝儿一脸无辜的对纪嫣然说道:「姨娘你怎地尿尿也不说一
声,尿了我一脸。真是……」   纪嫣然被项宝儿这麽一说,羞得满脸通红,不由垂下了头。一旁的众人听到
项宝儿的话,笑得更厉害了。   乌果揉着肚子边笑边向项抱儿解释道:「那不是尿,那是你嫣然姨娘爽的潮
吹了。没想到,宝儿的舌头这麽厉害,一舔你嫣然姨娘的小屄,就让她爽的高潮
了……呵呵呵……孺子可教喔!」这时床上的三人早就在荆后把精液射进赵致体
内后,云雨暂歇。   项宝儿愤愤地把身上的衣服脱掉,提起软趴趴的鸡巴就想往纪嫣然的小屄里
插。看到了项宝儿这个动作,众人又是一阵大笑,纪嫣然也不觉莞尔,对项宝儿
说道:「宝儿莫急,这样你是没办法肏姨娘的小屄,来,姨娘帮你。」   说完蹲下身,纤手握住项宝儿的小鸡巴轻轻套动几下,见项宝儿的鸡巴慢慢
的勃起后,张开檀口将项宝儿的鸡巴含进嘴里,细心的吸吮起来。项宝儿猛地吸
了一口气,从鼻子重重的哼了一声。   纪嫣然抬眼妩媚的瞟项宝儿一眼,一只手轻轻的揉弄阴囊,一只手在项宝儿
的屁眼上来回的抚动,不时的伸出手指轻插一下,让项宝儿爽的都快升天了。果
然没多久项宝儿的鸡巴猛地膨胀,随即一股童子阳精射进了纪嫣然了嘴里,纪嫣
然将项宝儿的童子阳精一滴不漏的全吞下去后,还伸出香舌在唇边舔了一圈。   「嗯,宝儿的童子精味道不错,来,宝儿躺在地上姨娘教你怎麽舔小屄。」
让项宝儿躺在地上后,纪嫣然蹲在项宝儿头上,双手分开阴唇,让项宝儿舔她的
小屄,还叫项宝儿一边用手指轻捻阴核,一边用手指在小屄抽插。   「嗯……宝儿好厉害,嗯嗯……舔得姨娘好舒服……嗯……对……嗯……你
的手也别闲着,用手指插姨娘的小屄……嗯嗯……看到小屄里的小豆豆吗?对,
用你的手指捏着她慢慢捻动……嗯啊……就是这样……这样姨娘会很爽的……嗯
嗯……呜……」说着趴伏下去,张开檀口将项宝儿的鸡巴再次纳入口中。   经过一阵吸吮,见项宝儿的鸡巴再次挺立起来,纪嫣然移动身体,一手扶着
鸡巴,对准小屄慢慢的坐了下去。一阵湿润温暖的软肉包围着项宝儿的鸡巴,项
宝儿感到一股与纪嫣然嘴巴不同的触觉,随着纪嫣然越来越快的套动,项宝儿快
感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强烈……最后脑子「轰」的一声,项宝儿高潮了,一股阳
精射在了纪嫣然的花心上。   纪嫣然的阴道一阵剧烈的收缩,一股阴精伴随着高潮汹涌而出,将纪嫣然的
小屄涨的鼓鼓的,纪嫣然缓缓的站起身,随着鸡巴的抽出,混着精液的淫水流了
满地,不料双脚一阵无力,让纪嫣然跌坐在地上,微靠在小凳上大力的喘息。   一旁观看的众人猛地吸了一口气,这是纪嫣然吗?众人同时都浮现疑惑。一
向给人感觉淡然的纪嫣然,竟然有如此骚浪的一面。众人不由得楞在那里。直到
恢复些许力气的纪嫣然爬到滕翼身前,伸手将滕翼的裤子脱去后,众人才回神,
这时纪嫣然早已将滕翼的鸡巴含在口中,啧啧有声的吸吮起来了。   乌果看了之后亢奋异常,将趴在床上的赵致翻身,让她的双腿张的大大,鸡
巴对准小屄插了下去。荆后经过一番休息缓过气来,看见纪嫣然雪白的屁股在眼
前摇晃,鸡巴渐渐地又恢复生气。   他用手轻轻将鸡巴套动几下,加速鸡巴的坚挺,走到纪嫣然身后扶着纪嫣然
的屁股,用鸡巴在小屄口来回的蹭了蹭,也不肏进去,纪嫣然感到身后的异常,
吐出滕翼的鸡巴,回首妩媚的看了荆后一眼,屁股猛地往后一靠,将荆后的鸡巴
套入小屄中。   「哦……小后不乖,居然敢逗嫣然,罚你要让嫣然高潮,还要在嫣然的小屄
里射精。嗯……」脸上露出诱人的神情,香舌在唇边舔一圈,回头继续吸吮滕翼
的鸡巴。   荆后得到纪嫣然命令,双手转扶纪嫣然的纤腰,鸡巴三浅九深的抽插起来,
抽插的速度也渐渐的加快,到最后是全根尽出,全根尽没的狂抽猛送,直插的纪
嫣然在无法分心吸吮滕翼的鸡巴。   「哦……啊……嫣……嫣然不行了!啊……好爽……好……舒服……啊啊!
小……小后……真厉害!每下都插到花心……喔……飞了……飞……飞……升天
了!啊……啊……啊……呀……」   在将纪嫣然送上高潮之后,荆后停下了动作,将鸡巴留在纪嫣然的体内,因
为刚才在赵致身上射了一次,所以荆后这次比较持久,等到纪嫣然高潮退去,荆
后将纪嫣然抱起来站着,然后将纪嫣然的一只脚抬起放在桌子上,只有一只脚着
地,让纪嫣然的双脚呈九十度后,鸡巴才慢慢的抽插起来。   纪嫣然因为失去重心,双手不得不扶在身前的滕翼肩膀上,整张脸几乎都贴
在滕翼的脸上,滕翼看着纪嫣然因为高潮而显得更加迷人的脸,闻着檀口中吐出
带着春意的气息,不自禁的吻住纪嫣然,一番唇舌纠缠后,滕翼松开了纪嫣然,
在两人唇间还连着一丝银线;经过与滕翼的一番热吻后,纪嫣然脸上忽地荡出一
抹笑意,看起来更加的诱人,眼中的春意却是更盛。   倏地,纪嫣然身体往前一靠,荆后一个反应不及,鸡巴已经抽了出来,纪嫣
然回头促狭的对荆后眨了眨眼,将滕翼推倒在地上,一手扶着鸡巴,坐了下去,
然后上身前倾,趴伏在滕翼身上,双手往后将雪白的双臀一分,回首对着荆后媚
声说道:「小后,来肏嫣然的后庭,今晚嫣然全身属於你们的,不用疼惜嫣然,
狠狠的肏吧!将你们的精液全都射进嫣然的嘴里、小屄里还有屁眼……哦……」   听到纪嫣然用带着媚惑的声音,说出这麽淫荡的话语,荆后用手指醮了点淫
水,涂抹在纪嫣然的屁眼,鸡巴猛地一挺,配合着滕翼一前一后,一进一出的肏
了起来。   而刚脱离处男行列的项宝儿,从适才的高潮中醒来时,四下张望了一下,床
上乌果和赵致已经双双达到高潮后疲累的相拥睡去,纪嫣然这时被滕翼和荆后占
着前后两个洞,肏的已经意识模糊,胡乱呻吟了,项宝儿看到纪嫣然如此淫荡的
表现,不由想重温刚才那异常舒服的感觉,走到纪嫣然的面前,将疲软的鸡巴在
纪嫣然的嘴巴轻轻拍打几下,纪嫣然柔顺的伸出手套弄几下后,再次让项宝儿的
鸡巴重游旧地。   直到三人轮流交换,将纪嫣然的三个洞全部肏遍,留下在纪嫣然的嘴角、小
屄、屁眼缓缓的流出一丝白浊的液体后,纪嫣然已经嘴角带着满足的笑容,两眼
翻白的厥了过去。   这时滕翼才想起来问荆后:「你和乌果怎麽突然的跑到我家?」   「荆家村来人了,还带来了三哥的消息,我和乌果接到消息后就立马来找你
了。想不到,嘿嘿……」   滕翼听到心下猛地一顿,遭了!计划只进行了一半,这时如果三弟的消息传
出去,不利我以后的计划进行。不过,还好计划中最重要的纪嫣然已经得手了。
嘿嘿……   「哼……算你们运气好。嗯……三弟现在安全吗?这件事还有谁知道?」   「除了我们没别人了。据荆家村传来的消息,三哥暂时是安全的。」   嗯……现在三弟暂时安全,看来时间上可以拖延一下,再将消息放出去,只
是现下多了三个人,嗯……先和他们说说看,说不定计划目标真的能远满达成。   「这是我知道了,不过这消息先不要告诉任何人。我想……」   滕翼将荆后、项宝儿叫到面前,轻声的将自己的打算告诉两人后,荆后兴奋
地把乌果叫了起来,再将滕翼的计划告诉乌果,最后滕翼的计划获得到了三人一
致的支持,三大一小四个男人嘴角不由露出一丝只有男人才会明白的笑意……
                (五)   纪嫣然那天在滕翼家荒唐一番后,在人前依然是一付清冷淡然模样,但是进
了房间,关了房门,那骚浪模样连赵致和善兰看了也是目瞪口呆。   琴清自项少龙失踪后,便时常来到乌家别院找纪嫣然谈天,这日,琴清如往
常来到乌家别院,在路上遇到赵致,便相邀来到纪嫣然房间。   走进纪嫣然日常休憩的房间时,项宝儿一丝不挂半躺在纪嫣然平时小憩休息
的软榻上,纪嫣然仅着亵衣低头专心的吸吮着项宝儿的鸡巴,看到这一幕,琴清
倏地摀住嘴巴惊呼出声,转身便要离去,却被身边的赵致拦了下来。   「清姊莫要大惊小怪,少龙失踪了那麽久了,我们姊妹几个都寂寞地紧,需
要男人来抚慰世人之常情,难道清姊这麽久的时间都不会感到寂寞难耐吗?」赵
致将琴清拦下来后说道。   「哼!姊妹称呼琴清不敢当,少龙失踪你们姊妹几人深闺寂寞,这我可以理
解,但你们趁少龙不在便与其他男人厮混,这点琴清不敢苟同。琴清早年丧夫,
这麽多年了还不是一样的过。如果你是想劝我与你们同流,那恕琴清不奉陪。」   说罢,张手就要将赵致推开,哪料赵致往旁一闪,伸手一探将琴清的手反剪
在后。   「今日我们的事被清姊撞破,哪能让你轻易离去,如果传了出去,我们姊妹
几人如何自处。」纪嫣然见琴清不听她们的解释,心想:清姊素来外柔内刚,今
日如果不能将她征服,日后少龙回来,怕是要多生风波。看来只能用强的了!   纪嫣然向赵致一使眼色,赵致会意,将束腰解开,将琴清双手反绑,再解开
琴清束腰绑住双脚后,把琴清推坐在另一张软榻上。自顾自的脱了衣服,来到项
宝儿身前伏身吻向项宝儿厚实的双唇,一只手身到项宝儿身下轻轻套弄鸡巴。   纪嫣然看琴清一脸的愤然,轻声说道:「今日之事实是不得已,只怪清姊不
该撞见我们的事,如今之计,只有请清姊加入我们了。」   琴清个性确实刚烈,听了纪嫣然的话,更感羞怒,没想到丑事被撞破了,还
不知羞耻。居然还想对自己来强的,强迫自己加入她们同流合污。用强……难道
她们想……   想到这里琴清不由心下一惊,用抖颤的声音对纪嫣然说道:「嫣然妹妹,今
日之事姊姊我会当成没看见,你就放过我吧!」   「不行,今天如果你不答应加入我们,那我们就不会放你走,直到你答应为
止。」这时从纪嫣然的内房里走出三名男子,正是滕翼、荆后和乌果,说话的是
滕翼。   三人进房后,荆后便快步走到赵致身后,用手再赵致的小屄摸了一把,抬手
再赵致面前晃了一下,便张口将手指上的液体舔了乾净。   「才过不到一个时辰,致姊就又湿了。致姊真是淫到骨子里了。」荆后对着
赵致调笑一句,将赵致按伏在项宝儿肚子上,裤子一脱便肏了进去。可怜的项宝
儿刚刚还再享受赵致的香吻,马上就变成人肉气垫床了。   「嗯啊……致致才没你说的那麽淫荡呢,那是刚才等清姊的时候,宝儿受不
了,嗯嗯……肏致致时射的童子精,嗯……二哥,别揉那……啊啊……嫣然……
嫣然……会高潮的!喔……乌果你的舌技进步了……舔得嫣然……啊啊……哦喔
喔……」一股透明的淫水从小屄喷洒出来,还好乌果闪的快,不过琴清就没那麽
好运了,虽然并没有被直接喷到,但是也被溅到几滴。   滕翼收回了从后揉捏纪嫣然美乳的手,在纪嫣然耳边轻声道:「嫣然你看,
你的淫水喷到琴太傅脸上了,还不去帮她舔乾净。」   纪嫣然茫然的看了琴清一眼,果然琴清的脸上有几滴液体,正顺着柔美的轮
廓往下滑,在琴清惊恐的眼神下,纪嫣然伏身靠近琴清的脸,伸出香舌顺着液体
的轨迹慢慢地往下舔,眼睛、鼻子、下巴、脖子,最后停留在琴清的胸前,纪嫣
然偏头妩媚的看着琴清,舌尖在琴清的唇角舔了一下,伸手敞开琴清的外衣,露
出湖青色的亵衣,隔着亵衣轻咬琴清的乳头。   琴清受到纪嫣然突然的动作,身子打了个激灵,轻轻「啊」了一声,发现自
己失态,琴清紧抿双唇,原本略显苍白的脸也瞬间红了起来。纪嫣然见琴清身体
有了反应,纤手顺着琴清修长的脚,慢慢的往上来回轻抚,直至大腿根部,纪嫣
然偷眼看了琴清脸上的反应后,用手指轻轻了在大腿根部来回搔抚。在纪嫣然技
巧的爱抚下,琴清身体开始不停的轻颤,双腿一夹,将纪嫣然的纤手夹在大腿根
部。   纪嫣然见状靠上琴清的耳朵,轻吹了一口气,让琴情又是浑身一颤后,轻声
道:「清姊是不是有感觉了,不要压抑自己的情感,其实二哥的鸡巴味道不错。
而且只要你愿意,还可以让他们用鸡巴满足你身上所有的洞,很舒服的……你看
致致是不是很快乐,很享受呢。」   轻啮了琴清耳垂,低头将脖子上亵衣的细绳尾端咬住,抬头一甩,将琴清的
亵衣整个咬了下来。然后将身子整个伏在琴清身上,胸前因兴奋而突起的乳头,
在琴清一样突起的粉嫩乳头上摩擦,趁琴清失神双腿微松,原本被夹住的手,倏
地插入琴清娇嫩的小屄。   纪嫣然见琴清双颊已经因兴奋而变的潮红、乳尖硬挺,小屄更是淫水直流,
美丽的双眸里依稀可以看见慾火在烧腾,却依然牙关紧咬不肯开口,不由继续用
妩媚诱人的声音说道:「清姊也很想要了吧?你看,你的小屄淫水流个不停呢,
看致致被荆后肏的多爽啊,既然有需要,又何必执着於礼法呢?还记得少龙说的
『一滴蜜糖』的故事吗?现在这滴蜜糖就在你面前,只要你开口,就能获得以前
不曾有过的快乐,清姊不要在衿持了,只要开口,你就可以获得像致致一样的极
乐。」   赵致像是在配合纪嫣然的话一样,突地高声叫道:「啊……啊……啊……来
了……我来了……呀……好爽……小后好……厉害!啊……喔……要飞了……要
飞了……飞了……啊……啊……啊……啊……」抱着荆后达到了高潮。   琴清双眸紧紧的盯着赵致,眼里的慾火越加茂盛,纪嫣然不失时机的说道:
「清姊也想要和致致一样达到极乐的高潮吗?」   琴清咽了一口口水,困难的从喉间传出:「想!」   「清姊想要什麽呢?」   「想要大鸡巴肏琴清的小屄,肏的像致致一样的高潮。」   「想要高潮,清姊要自己去争取哦!我帮清姊姊开束缚,清姊想要什麽自己
去找二哥他们说哦!」   琴清转过头来看着滕翼点了点头。   纪嫣然帮琴清解开束缚后,琴清蹒跚地走到滕翼面前,鼓足了勇气,才细若
蚊声的说道:「给我!」   「给你什麽?」滕翼带着淫笑说道。   「给我大鸡巴,肏我,给我高潮。用你的大鸡巴肏我。」   「想要我肏你的话,要看你的表现了,想要大鸡巴你要自己动手。」滕翼淫
笑的伸出手指往下点了点。   琴清会意,蹲下身去,解开滕翼的腰带,脱下裤子,露出滕翼粗长的鸡巴,
张开樱桃小口含了进去。纪嫣然晃着雪白的屁股,走到滕翼身边,拉着滕翼的大
手覆在丰满地乳房上,用极端诱人的声调说道:「二哥,嫣然完成了二哥交代的
任务,说服了清姊,二哥要怎麽赏嫣然!」   「嘿嘿……二爷要忙着招呼琴太傅呢,我来帮二爷犒赏嫣然姊吧!」一旁的
乌果涎着脸,从后面抱着纪嫣然说道。   「嗯……乌果你不会像上次一样早早的就射了。」纪嫣然将纤手往后一探,
捉住乌果的鸡巴微微套动着。   「上次是我准备不足,不知道嫣然姊居然这麽的骚浪,才会如此不济。更何
况我还想尝尝肏琴太傅小屄的滋味呢,今天我是有备而来。」说完从桌上衣物里
翻找出一个小瓷瓶,在纪嫣然眼前晃了晃。   「乌果你要死了,居然服用壮阳药,你是想把我给干死吗!」纪嫣然嘴上虽
然说着,放下滕翼的手,握着乌果的鸡巴用力一拉,疼的乌果叫了一声。便放开
小手,摇摆着雪股,袅袅的来到琴清刚才躺着的软榻,躺了下去,将丰腴的大腿
架在软榻两边扶手,双手掰开小屄两边的嫩肉,妩媚的说道:「乌果来吧!让我
看看你吃了壮阳药后会不会比较强。」屁股边说还边上下的摆动,充满了挑衅诱
惑的意思。   听见纪嫣然用如此娇媚诱人的声音,说着淫荡之极的言语;再看到纪嫣然摆
出淫浪的姿势,乌果露出淫笑,快速的将衣衫脱的一乾二净,乌果来到纪嫣然的
身前扶住鸡巴,对准纪嫣然的小屄用力一挺,鸡巴整个的插进纪嫣然的小屄,直
抵花心。   「哦……乌果……你真是狠心,这麽用力的干嫣然……啊……啊……嫣然爽
死了!喔……用力干……嫣然……啊呀……好……好深……喔!好粗……嗯……
大鸡巴肏……肏屄的滋味!啊……好充实……啊……」纪嫣然的身体随着乌果肏
屄的节奏,一前一后的摆荡,因兴奋而肿涨的乳头,也不停地在乌果的宽厚的胸
膛摩擦。   琴清刚才被纪嫣然不断的挑逗,已然是有动情的迹象,滕翼粗糙的大手在琴
清的雪白的乳房不停的搓揉。忽地滕翼将琴清托起,指着鸡巴示意琴清自己骑上
去。   琴清娇羞的瞟了一眼,解下裙子,一手扶着鸡巴,一手掰开小屄缓缓的坐了
下去,滕翼猛地扶着琴清纤腰往下一压,琴清轻呼一声「痛」,眉头霎时皱了起
来,身体却不再动作。   滕翼见状扶着琴清的腰,一上一下的摆动起来,不多时,滕翼听见琴清从鼻
子发出的「哼哼」声越来越重,便松开双手,改抓住琴清娇小的乳房。只见琴清
在滕翼松手后,套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本来紧闭的双唇也微微张开,吐出诱人的
呻吟声。   「哦……滕……滕二哥的鸡巴好粗!好长!肏进清儿的小屄……好充实……
喔……顶到花心了……啊……滕二哥轻一点!清儿要飞了……嗯呀……来了……
啊啊……」   琴清紧紧抱住滕翼的虎背,献上香唇与滕翼唇舌交缠。唇分之后,滕翼抱着
琴清站了起来,走向窗台将琴清放在窗台上,让琴清双手扶住窗台两侧,然后双
手扶住琴清的屁股再次抽插起来。   「啊……滕二哥……别……别……放我下来……会有人看到的……喔……会
被人看到的……哦……别插……喔……那里……别摸……滕二哥……别插清儿的
屁眼……啊呀……会……会死!啊……啊……啊……清儿飞了……」   滕翼扶住琴清屁股的手,在琴清的屁眼上轻轻的抚弄,每当滕翼用力顶进去
的时候,在屁眼上的手指便会插进去一节,抽出来时琴清便会下意识的往前,让
插在屁眼里的手指拔出来。滕翼的这个小动作带给了琴清异样的快感,很快的又
再次高潮。滕翼为了彻底征服琴清,琴清每高潮一次便换一个花招,直到琴清第
四次高潮,滕翼才将精液射进琴清体内。   一旁在纪嫣然体内射了一次的乌果,见滕翼将鸡巴从琴清小屄拔出,挺着再
次坚挺的鸡巴来到琴清面前,惊的琴清直求饶:「别……别,乌果你别再找清儿
了,再肏清儿的小屄会坏掉的,明天,明天清儿再让你肏好不好?」   「明天,谁知道明天你还会不会让我肏啊,不如今天就肏你肏个过瘾。」乌
果不依不饶的分开琴清的双腿,将鸡巴顶在小屄口。   琴清被乌果的动作吓的直说:「不会,不会,清儿答应每天都来让你们肏,
今天你就饶了清儿吧,清儿真的不行了。」   乌果把鸡巴在琴清的小屄口上下的摩擦,威胁道:「今天放过你可以,不过
明天你要照着我的意思来。不然我现在就干你。」   「好,好,明天你想怎麽肏清儿,就怎麽肏,清儿都听你的。你快把鸡巴拿
开。」琴清连忙点头答应。   听见琴清的话,滕翼向乌果使了个眼色,乌果便放过琴清,转身往骑在项宝
儿身上的纪嫣然走去……
                (六)   在腾翼等人将琴清收为私宠的第七日(期间滕翼带着纪嫣然和琴清去找乌应
元,以共享身边女人为条件,达成了协议。只是,滕翼没想到的是,乌卓居然 上一篇:【无处可逃】(1 下一篇:【美魔女生活】(1~5)